教育專業月刊

  DSE課程不能偏安於本地(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香港教育存在潛在危機,是香港教育的品牌效應很可能隨着考生人數下滑而下跌。香港學生人數節節下降,不僅造成學校重新面臨縮班殺校的危機,筆者更要強調的是,每年人數過少,會削弱本地課程和DSE文憑考試的認受性。



二〇一九至二〇年內地高考總人數超過一千零一十七萬人,英國高級程度會考單是英國本土就有八十萬人以上,還沒計算海外考生的人數。反觀同一年度香港新高中文憑考試DSE的人數,只有五萬二千六百八十七人(連同自修生和重讀生),不僅較前年低了百分之六點四,而且是自二〇一二年有DSE以來的最低報考人數。
 


按照未來的出生人口和適齡學童移民人口估算,這個數字還會進一步下降。雖然五萬二千人也可以有比較大的考生表現差異,足以維持從level 1到level 5**七個等級的差異,但一個每年只有五萬人參與的課程和考試,其水平(以學生的成績表現來呈現)和認受性,是難以同有千萬人、百萬人參與的課程和考試相提並論的。



內地高考、英國高考和香港DSE的成績存在一定的互相折算兌換,成績優秀的內地高考生人數、英國高考生人數,必然遠遠多於拿同等優越成績的香港DSE考生人數,假設香港DSE某學科拿level 4的考生有一萬人,那麼按比例的話,內地高考拿同等成績的考生可能就有一百萬人,英國高考也有十萬人。那麼大學或考試認證機構,自然會產生一種感覺(儘管可能只是錯覺),就是內地高考、英國高考的質素水平比香港的高,至少可以挑選學生的空間就大很多。



如何防止香港DSE課程考試的品牌效應因考生人數每況愈下而下降,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教育危機。教育界和教育局、考評局,難道真的沒有考慮如何把香港DSE課程與考評拓展到香港之外﹖擴大修讀和報考的人口基數,從而保證和提升香港課程乃至香港教育的品牌效應?一個國際城市的教育,就必須與其國際化相適應,而不能偏安於只做本地的課程和考評。一個只滿足於本地的課程與考評,不僅不能滿足於國際城市的需要,最終也會被本地家長學生所看低,甚至唾棄。再加之這幾年以來的政治化對校園、教學甚至考試的衝擊,使愈來愈多本地家長學生跳船脫離DSE,投奔國際學校(上文還未計算近年增長猛烈的IB課程)和移民離開,也令內地家長學生也對香港學校望而卻步,甚至也出現退學,這些因素都在加速本地課程教育的品牌效應下滑。



教育部門、教育業界不要滿足於「DSE課程偏安於本地」的侷促格局,要有所作為,開拓更廣闊的考生來源,從而令DSE課程成為一個與這個國際城市相稱的國際教育品牌!



2020年12月23日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