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國家安全教育兩項關注重點(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記得不久前有內地媒體問我,香港國家安全教育的現況是怎樣?我直接回答:一片空白!

 

這絲毫沒有誇張,難道不是嗎?雖然在香港國安法公布實施後,在學校推動國家安全教育的意識,的確是在社會上開始覺醒了。但是,關於應該如何推行,還是更多處於一種懵懂未知,甚至狹窄的理解狀態。筆者想提出,至少有兩個重要的關注焦點,需要教育界和社會予以釐清。

 

第一,教育部門應該展開的是「國家安全」教育,而不僅僅是「國家安全法」教育。一個「法」字之差,內容和範圍就差很遠了,所能起到的效果更是不同。

 

首先,根據香港國安法第十條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通過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開展國家安全教育,提高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國家安全意識和守法意識。

 

值得注意但易為人所忽略的是,國安法不僅提到要推動國家安全教育這特區憲制責任,同時提到的是要開展國家安全教育,而非只是國家安全法教育。

 

另外,就算是與國家安全相關的法律教育,也不僅只有香港國安法,還應該涵蓋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以及香港現行法律中的相關條例,例如《刑事罪行條例》、《社團條例》等。

 

所謂禮禁未然之前,法施已然之後。法律本身只能規定什麼行為是罪行,是不可為,但一般未及詳細解釋為什麼要把這些行為列入罪行,未及解釋為什麼保護國家安全是那麼重要,未及解釋原來國家安全的保護工作並不僅限於傳統認知的防務等狹隘範疇。這些涉及國家安全保護工作的意義,以及國家安全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等內容,就必須由國家安全教育來跟進補上。

 

第二,如何在「一國兩制」框架下,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教育。

 

承接上一點,如果只限於法律教育,就會造成教育內容過窄。同理,如果只限特區一隅,不涉全國,也會造成短板,這會造成一個錯覺,彷彿內地事情就與己無關了,這也是與培養青年人國家認同感的教育使命有所背離。

 

九月二十八日,國家教育部發布《大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指導綱要》,這是自2018年四月教育部出台《關於加強大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的實施意見》的更具體化、可操作化的落實措施。依筆者理解,該「指導綱要」從橫向和縱向兩個方面,全面地闡述說明了國家安全教育的重要性和具體內容。

 

從縱向而言,根據青少年人身心發展不同階段的教育規律,詳細地訂明了不同年級應該如何推動國家安全教育。從橫向而言,詳盡說明國家安全教育所涉及的政治、國土、軍事、經濟、文化、社會、科技、網路、資源、核、海外利益等十二個領域的安全,以及太空、深海、極地、生物等不斷拓展的新型領域安全等教學內容,並根據不同學科的性質,作出仔細的分工教學說明,可以說是一份非常專業和面面俱到的教育政策文件。一言蔽之,這個文件就是香港推行國家安全教育的最佳參考文本。

 

可能有意見認為,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真的需要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教育全盤照搬到香港嗎?筆者意見是,既是「一國」,那麼國家安全就是「一國」的國家安全,國家安全教育自然是「一國」的國家安全教育。香港可以根據「兩制」或者說內地和本港的經濟社會差異,來決定這十幾個領域的教育何者為重點,何者可以簡介。例如,香港作為金融國際城市,經濟特別是金融經濟的安全可以作為重點;又如自去年中爆發駭人聽聞的黑暴後,政治安全也應該是國安教育的重點,等等。

 

「兩制」可以決定不同領域的教學輕重編排;但「一國」則決定了所有領域的教學都應該包含在內。何況,這種全面教育還有其他界外效應:既順便推行當代國情教育,而且與STEM教育、人文史地教育相結合,完全可以做到知識豐富、趣味盎然。誰說國家安全教育,就一定是嚴肅沉悶的?

 

2020年11月18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