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教協罔顧民族大義 怎能代表教育界(黃均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教育局早前取消一名小學教師的註冊,引起全城熱議。教協理事張銳輝在媒體撰文,一方面批評教育局獨攬教師註冊大權,還援引歷史,指「1967 年港英殖民地政府正是運用這權力,取消了一些左派愛國學校老師校長的註冊」,又指「縱容一條曾經壓迫教育界同仁的殖民地惡法,繼續成為今日政府濫權恫嚇老師的工具」云云。

 

其實,由1985年起到如今負責立法修法的立法局和立法會都有教協的代表,全盛時期更有兩名,教協35年來都沒有爭取或爭取不到修改法例,現在反來怪責別人,惡人先告狀。眾所周知,教協是教育界最大的工會,果真是誰大誰惡誰正確?

 

張銳輝在這裏偷換了一個重要概念,也迴避了一段史實。當年愛國學校的教師校長,是因為堅持民族立場和愛國教育而受港英政府壓迫,不但取消註冊,有些還被驅逐出境。我們的前輩,心懷的是愛國情懷,銘記的是民族大義,跟今日「港獨」的行徑天淵之別,南轅北轍。宣揚「港獨」怎可與宣揚「愛國」相提並論、混為一談?義之大者,為國家、為民族,張銳輝們,懂嗎?

 

曾幾何時,教協也是一個為國家為民族的教師組織。例如在2005年發起遊行和一人一信簽名運動,抗議日本篡改侵華史實;又搞研討會,不容日本篡改和歪曲侵略和戰爭罪行;並製作「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展板」給學校借用;甚至稱與內地等學者合作,重新編寫二戰教科書,並組成演講隊到學校講述侵華史實。從前的「七七盧溝橋事變」以及「九一八事變」紀念日,都見教協到日本總領事館抗議,譴責日本侵華,要求賠償道歉,承認責任。

 

為抗議日本在1982年篡改教科書歷史,將二次大戰侵華說成「進出」中國、南京大屠殺說成「中國軍隊頑強抵抗,日軍蒙受很大損失」等,當年香港大學學生還「滴血成書」上表北京,不容日本歪曲侵華史實,其中一位有份寫血書的,就是今日的教協副會長、立法會議員葉建源。

 

但如今,物是人非。近年的「七七事變」和「九一八事變」紀念日,已不見教協的身影。教協由浩氣凜然的走上街頭反對日本侵華,變成維護淡化日本侵華的考題;由支持香港回歸祖國變成逢中必反,借「言論自由」為「港獨」開脫……時代變了,人換了,教協也變了。

 

2020年11月6日(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