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請教葉建源 順答張銳輝(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我的一篇文章先後得到張銳輝和葉建源的回應,榮幸之至。首先要多謝葉建源披露更多老師被除牌事件的細節,因為我和其他市民一樣,只是依據公開的資料作出判斷。

 

是誰失德?公開整套校本課程便可知

 

根據公開的資料,教協從7月開始便已跟進事件,並且清楚認定這是一宗行政部門「誣衊」一位好老師事件,為何在9月22日該教師被取消註冊後依然和教育局很有默契地低調行事?用的理由又都是私隱?現在的情况是:教育局指該位教師專業失德,而教協則指控教育局行政失德。是誰失德,公開整套校本課程便可讓事實說話,為什麼教協又與教育局一樣秘而不宣呢?課程不會也是私隱吧?况且現在事件已是街知巷聞,誰的私隱被犯了呢?再說,行政部門「誣衊」市民,在文明社會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是天大的事,作為民主鬥士、公義化身的教協,理應早早揭竿而起,葉議員亦理應運用立法會議員的身分監察政府,為老師伸張正義,更應發動傳媒的第四權窮追猛打,為何會默不作聲,埋首準備文件上訴呢?行政機關既然失德,為什麼不把案件直接交由法庭處理,而是交給同樣是行政機關所委任的上訴委員團呢?茲事體大,除了司法覆核,也應該帶去教協所熟悉的國際戰線。

 

教協是國際教育組織(Education International)的成員,在《逃犯條例》修訂事件中,成功透過國際教育組織動員了46個外國工會,聯手去信林鄭月娥,共同關注香港事務。關乎教師名譽生計的事,為何在教育局披露事件之前卻是如斯低調?

 

至於「助紂為虐」,香港教育界是誰怕誰,誰是紂?大家心中有數,反正我是喜歡武王多一些!

 

教協35年都爭取不到修例

 

張銳輝對我的回應中,問我能否啃得下教師被「連教育文憑都沒有的官僚」取消註冊。其實,張銳輝不應該不知道「連教育文憑都沒有的官僚」有權取消教師註冊的法例由來已久,在法例未改的情况下,沒權沒勢又尊重法治的我,啃不下也得啃。由1985年起到如今,負責立法修法的立法局和立法會都有教協的代表,全盛時期更有兩名,35年來都沒有爭取或爭取不到修改法例,還有顏面來問我?!

 

2020年10月19日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