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教協包庇「播獨」 「黃師」誤人子弟(穆家駿)

教聯會副主席、中學教師穆家駿

 

上月底,教育局首次以涉嫌嚴重專業失德、教材有計劃地散播「港獨」為由,取消一名小學教師的教師資格,終身不得重返教界。長期以來,教協這些所謂教師工會高舉「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一次又一次包庇失德教師,令香港教育界的專業形象江河日下。今次事件發生後,教協繼續一貫作風,協助該名被除牌的老師申請上訴,指教育局並未讓該教師有當面辯解的機會。

 

社會大眾或許不清楚教師日常工作的方式,今次涉嫌嚴重專業失德的教師,並不是進入課堂直接面授的教師,其工作是為其他教師準備課堂教材,這些教材、教案都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連課堂上教學安排中向學生提問的問題、每一部分所需的時間在教案中一目了然,明顯就是一個「有計劃」的宣揚違法「港獨」的課堂安排,又何需再當面辯解呢?

 

作為一位前線教師,筆者清楚學校的運作,我們課堂所用的教材在科組應該有科主任和其他同科任教老師的共同協作和把關,再進一步,學校的副校長甚至校長都有機會抽查這些課堂教材。所以其實「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該學校內相關的科主任甚至校領導居然沒有做好把關的工作,最後被學生、家長揭發才東窗事發,明顯該校的內部運作已經出現嚴重的問題,難道其他使用同一教案的教師沒察覺問題?還是根本不覺得這樣宣揚違法「港獨」的信息是有問題?這個才是值得大眾反思的!再加上教協只顧政治立場而罔顧教師專業的舉措,難免讓人感覺「師師相衛」!

 

疫情中,學校停課不停學,家長多了陪伴子女上網課,導致「黃師」種種問題浮現,如有小學常識老師篡改歷史,指「鴉片戰爭是因為英國人幫助中國人戒煙而爆發」等,這些問題從修例風波拖延至今,一直未能得到解決。今次小學教師除牌事件,筆者認為其撥亂反正效應是「香港教育的一小步,香港社會的一大步」!

 

現時教育局接獲270多宗有關教師的投訴,或許這只是教師專業失德情況的冰山一角,實際上更多問題可能只是在課堂上發生而未被家長發現,甚或是家長害怕作出投訴後其子女會被秋後算賬等原因而未浮現。教育局當下真的需要盡快處理失德教師個案,更要將失德教師任教的學校名稱公之於世,並向辦學團體公布清晰的指引,使辦學團體可以有法可循,家長擇校之時也可以多作考量。

 

2020年10月13日(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