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關於取消教師註冊的三項關注(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近日教育局宣布取消一位小學老師的教師註冊資格,理由是該名老師在去年9月被投訴在教材中,有計劃地向小學同學傳播「港獨」等違法思想,更要求學生在課堂上作政治表態是否支持「港獨」等。雖然過去香港並非沒有取消過中小學老師的教師註冊資格,但多數是與性犯罪為主﹐因傳播宣揚「港獨」而取消註冊資格﹐這是第一例。既然是第一例,必然引起社會很大的關注和討論。總的來說,這件事的關注焦點主要有三:

 

第一,到底該教材的內容算不算是傳播「港獨」呢?首先,根據教育局周三的記者會所發放的信息,裁定該名教師失德的事實性依據,絕對不是坊間所流傳的「僅僅一張工作紙」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完整的教材套和教學設計。內裏包括工作紙和網上視頻材料等資料,另外更有詳細的教學步驟設計,包括用多少教學時間講授「香港民族黨」的政綱和相關言行等,這是很標準化的教案設計和教材套設計,可見設計者用心良苦,並非隨意草擬。有意見認為,該名教師僅僅是草擬,並無親自講授。另外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宣稱,教學過程與教案設計都不會完全一致,總有調適。這兩種開脫說法並不成立,局方所下的「有計畫地傳播港獨」這個結論,恰恰是針對這個教材套內容和教案設計本身所呈現出來的問題,無論實際講授者是否完全依照這個內容設計來調適,都無法改變這個內容設計本身存在的問題。

 

反過來說,就算實際講授者在授課之時完全不按照這個設計來講授,也不會改變這個內容設計本身的問題,只不過說明了實際講授者偏離了教學設計,單純從教學規劃來說,教學設計與教學活動完全不一致,也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那麼設計來幹什麼。從這個內容設計的整體來判斷,除了「有計畫地傳播港獨」這個結論之外,還能得出其他什麼結論?沒有!

 

第二,到底永久取消教師註冊的處罰是否合理?特別是這種處罰的嚴厲性與失德行為的嚴重性是否匹配?也就是說所謂的合乎比例與否的問題。目前的處理教師專業失德的處罰,主要分為警告、譴責和取消註冊。無論是教育條例、教育規例和以往的實踐之中,都沒有賦予教育局有其他的處罰手段,比如類似於醫生等專業資格,有短暫除牌若干時間的做法。

 

那麼在衡量是否合理的標準,就必須依據現有的機制,而不是隨意創設新的、卻未必合法的做法。有計劃傳播港獨,比起之前收到警告和譴責的詛咒他人言論,顯然性質要嚴重得多。如果這次也僅僅是發警告信或譴責信,那麼是否反過來對之前收到警告信和譴責信的人不公?事件情節之輕重和處分之輕重,總要在現行機制之下保持相對一致。

 

第三,到底教育局在處理這個事件時,是否符合程序公義呢?坊間有一個看法認為,教育局向涉事老師提供公平聆訊(fair hearing)的機會,也就是說沒有讓他/她本人有口頭申訴的機會,因此違反程序公義。誰說過程序公義一定要求必須有口頭申訴的聆訊的?雖然在許多專業紀律調查和司法實踐中,都會存在聆訊程序,但是這並不是衡量程序是否公正的必須標準。

 

是否需要採取口頭申訴,取決於該事件是否存在只可憑口頭證據才能確定的事實性爭議。而今次事件的焦點,正正是教材套內容和教案設計本身,無須通過口頭證據方能確證。另外,教協提及的所謂「欠缺第三方」參與調查事件。正如本文第一點所提及,法例何來這方面的授權和要求?如果真的相信法治,那又怎能隨便添加法例並無要求與授權的程序和機制呢?

 

2020年10月14日(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