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遲來的忽然高調(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教育局指一名小學教師因在教學中宣揚港獨而取消其註冊,事件引起全城熱議。教協理事張銳輝就於10月7日在《明報》撰文,指該位老師「在沒有任何專業客觀第三方參與的審裁下,就被政府取消了教師資格」,又說「刀已架在頸上」云云。對於這種製造恐慌和白色恐怖的手法,本人絕不苟同!

 

小學教師7月求助 教協做了些什麼?

 

據教協副會長、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親述,涉事教師早在7月已向教協求助,教協一直有跟進個案。如果葉建源所言屬實,而該教師又真的是含冤受屈,那麼,教協作為教師工會,理應保障會員,為何一直不為求助者爭取權益,包括爭取「專業客觀第三方參與審裁」?究竟教協所謂的參與和跟進,實際上做了些什麼?

 

據悉,教育局是在9月22日通知涉事教師取消其註冊的。而該教師更是於9月初便知悉將會被除牌,教協既然一直提供協助,無理由不知情,但仍對除牌一事三緘其口,等至教育局於10月5日公開事件,才突然高調,聲言協助,又搞眾籌,又網上集氣。可見教協等待的,正是這樣的一個時機。

 

張銳輝又在文中指該位老師「不過是製作了一張工作紙」。然而,根據教育局披露的資料,事情並非「一張工作紙」,而是牽涉整套校本課程。被除牌的教師是課程編寫者,是「製獨」者。為何張銳輝只選擇相信《大公報》披露的工作紙,而對教育局披露的資料置若罔聞,不是逐一駁斥?其實當局只要公開整套課程便會一清二楚,真的希望會有上訴甚至法庭聆訊,便會知道究竟是「對該老師的專業謀殺」,還是該老師對教育專業的謀殺。

 

話說回來,教協作為全港最大的教師工會,坐擁約10萬會員,且由7月起一直協助求助老師,卻未能在過程中為會員爭取丁點保障,令求助者含冤受屈,實在令人驚訝。究竟教協是沒有能力保障會員,還是沒有出力保障會員?是「行政官僚……把老師作為震懾維穩的祭品」,還是有團體進行政治操作,把求助老師推向最前線,以換取攻擊政府的籌碼?

 

2020年10月12日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