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中學課程檢討報告通識科之看法(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剛公布的《香港中學課程檢討報告》,通識教育科自然備受關注。

 

一、對甚麼課題適用於通識科探究式學習

 

對報告的3.6.16比較認同,對於一些尚在發展中的時事,其實要師生進行有效的探究學習,着實不易。特別是今天這個真假訊息大量充斥於媒體和網絡的所謂「資訊時代」,光是辨別資訊的真偽,已經非常不容易,遑論要在有證有據的基礎上進行探究。

 

對於那些已經發展成熟的課題,可以進行探究式學習,以了解不同人士、不同角度下的不同理解。但話又說回來了,既然已經發展成熟,人們對此的觀點也是成熟了的,要探究出全新的、前人未曾提及過的觀點,其實並不容易。

 

因此在這些成熟課題下的探究式學習,其實更多只是用學生探究,而非教師單向傳授的方式,去了解掌握專家學者們/前人已經想透了的各種既有的觀點理論而已。探究式學習,更多的應該是學習方法上的意義。

 

二、通識科的考核評級

 

這份報告沒有提出要改革評級制度,依然維持從第1級到第5**的七個等級的評核等級。這麼多年來在該科DSE考試中能拿到第2級的考生平均每年都有九成左右。換句話說,及格是比較容易的。但問題是,不同的考生在一條試題上的作答水平表現,會有六個等級(第2級到第5**)這麼大的高低區別嗎?以上述例子來說,如果題目問及全球暖化的爭議,學生的作答表現會有這麼大的高低區別?真的不能簡化為不達標、達標和達標並表現優異三個等級?

 

每個學年的DSE考試,都會公開不同等級的真實考生的作答樣本,考評術語叫做Sample Scripts,有興趣的人士可以登入網頁一看,看看是否真有六七個等級這麼大的差別。

 

三、關於通識科的獨立專題研習

 

中學課程檢討報告當然也提及通識科的獨立專題研習,即IES。而報告的3.6.18建議,把IES排除出計算考入大學的「大學一般要求」的門檻之外,並將其視作類似數學科的M1或M2的選修單元的做法,如果哪個大學學系覺得必須要考慮IES的分數,就可以把IES的分數和權重作為該學系的入學要求。

 

面對業界對IES存與廢的巨大分歧,這種建議做法,不失是一個在存與廢之間的中間落墨方案,很有政策創意性。雖然通識科的IES與數學科的兩個選修單元性質很不相同,尤其對於大學不同學系挑選適合入讀本系的考生來說,兩者地位差太遠了。數學兩個選修單元對於不少理工科的學系來說,幾乎是不可或缺的;但通識科的IES,卻未見有哪個大學的社會科學、人文學科對它特別重視。一個很重要但卻少有人關心的因素是,兩個數學的選修單元的知識範圍是非常明確無誤的:概率、統計、微積分等,但IES涉及的知識是甚麼呢?

 

歸根結底,還是那個根本的問題:到底通識教育科的知識、技能是甚麼?到底在教甚麼?學甚麼?能不能明確地界定清楚?

 

2020年9月30日(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