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通識科教材評審以專業為依歸(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近日,通識教育科又引起關注,事緣幾家出版社根據教育局的課本評審,修訂了通識教育科課本的部分內容。其中一些諸如「公民抗命」、「三權分立」等政治性和法律性的內容,要麼刪掉,要麼修訂。這自然又引起了反對派一番所謂「政治審查」、「政治凌駕專業」之類標準化抹黑。其實,他們衡量課本教材乃至課程「專業」與否的唯一標準,就是只看有沒有包含反對派的政治關注點和各類政治文宣口號。有,就算「專業」;沒有或者不如其意,就說「不專業」。這與其說是專業判斷,不如說是政治判斷。

 

筆者認為,對通識科教材的專業評審至少要看兩大項:

 

第一,有沒有包含價值教育內容,這裏又可以細分為兩點:首先是培養國民身份認同。這可不是我個人意見,而是《新高中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明確規定的。根據該《指引》中的1.2課程理念和1.3科目性質分別提到:重視培養學生成為有識見、負責任的公民,認同國民身份;注重德育及公民教育的各項核心價值,包括具有國民身份認同和愛國心。

 

過去在討論通識教育科時,似乎把重點完全放在了時事探究、批判性思考之類所謂的了解社會爭議和技能培養上,並沒有提到課程中本來存在的這種價值教育。當今天又爭論通識科教材時,正好要重新回歸這個學科被忽略掉了的初心──包含國民身份認同培養的價值教育!即使討論這些政治議題時,到底有沒有在教學過程中、教材設計中培養這種價值教育的教學意識和相應內容呢?

 

須與學生身心發展相適應

 

其次是守法意識,上述提到的「負責任的公民」,當然最起碼要做到奉公守法。諸如「違法達義」之類公然宣揚違法是「符合」法治精神的內容,多少年以來竊據於通識教育科的各類教材之中!難道這種公然煽動違法、曲解法治的東西可以成為通識科教材的內容?難道這種藐視法律的態度叫做培養負責任的公民?難道這種只要自己覺得是對的就可以罔顧法治的不擇手段態度,也能成為我們中學教育階段的價值教育內容?上述兩點,前者是該教的沒教,後者是不該教的卻縱容去教,難道是符合教育專業精神?

 

第二,是教學內容之難度是否妥當,教學內容是否與學生的身心發展階段相適應,以及其他學科是否能提供足夠的背景知識。諸如「公民抗命」、「三權分立」,乃至曾經在DSE考試中出現過的立法會「拉布」等政治議題,其深度和廣度難道是中學生普遍能夠了解掌握的?學生在學習其他學科包括歷史等人文學科時,能夠積累起足以有效理解和評論這些政治議題的政治學、法學背景知識嗎?這些都是涉及非常專業的學問和知識概念,不能隨口當之為「常識(common sense)」。正如通識科還包含兩個科學科技單元,可以引導學生去探究基因科技引起的道德倫理爭議,但毋須也不可能教授太多太深基因科技的知識,因為那些不可能當成「常識」,那些涉及非常專業的科學知識,即使是科普也涉及很高的專業含金量。

 

同樣道理,「公民抗命」、「三權分立」等政治議題也涉及大量的政治學法學專業知識,把這些硬是當成「常識」,等於把上述科學專業知識也硬是當成「常識」一樣。退一步講,就算真的認為需要在中學階段教授政治學知識和討論政治議題,也是應該從專業學科入手,正如英國A Level包含政治學和批判性思考這兩個科目,也是從專業的學科、系統的知識結構框架來入手教學,哪有動輒把專業學問當「常識」的,這不是專業的教育,這是對專業的輕慢和藐視。

 

衡量通識科教材是否專業,請真的從專業標準入手,以專業論專業!

 

2020年8月21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