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考評局須檢討擬題及審題機制 (黃錦良)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早前文憑試歷史科試卷,出現「『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的試題,刻意淡化日本侵華歷史,引起全城關注。其後,經考評局委員會討論後,決定取消爭議試題,涉及題目不會評卷及計算成績。近日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的要求下,局方提交兩個版本的評卷參考。

 

其中評卷參考版本指出,考生不論取任何立場,均須提出利弊兩方的論據,加以比較並作出結論。若該題要取8分滿分,須提出弊與利兩方論據,且能有效運用資料及個人所知。倘若只答「利多於弊」或「弊多於利」其中一方,只會得到4分。

 

試題設置淡化道德判斷的嚴肅性

 

必須指出的是,日本侵華對中國人民進行慘無人道的屠殺、迫害和摧殘,整個中華民族陷入水深火熱的苦難深淵,種種的暴行罄竹難書。日本作為侵略者是不爭的事實,故根本沒有討論空間,不適合以利弊同時討論。然而,涉事題目強行要求學生在只有弊而沒有利的日本侵華事件中列舉利處,從而作出有利有弊的陳述。此舉企圖淡化道德判斷的嚴肅性,而且不符課程目標,損害考生利益,故取消題目絕對是正確的做法。

 

近日局方今次公開的修訂版本評卷參考,仍然要求考生必須「列出弊與利兩方的論據」,根本沒有解決問題癥結。考生要取得高分,只能扭曲史實,利弊兩方面都要陳述。再者,試題提供的資料一面倒講述日本幫助中國推動現代化的行動,學生或被誤導依循資料的方向作答。根據考評局分析數據顯示,有四成學生回答「利多於弊」,反映問題的所在。

 

此外,在評分參考的初稿中,在同意一方竟列舉「日本的野心增強了中國民族主義」為例子,實在是倒果為因,強行將日本侵華的暴行,說成是一件好事,理據完全不能令人接受。以上反映擬題者有欠專業,偏頗誤導,其背後險惡的用心可想而知。

 

下一代對國家民族觀念薄弱

 

面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有團體仍為擬題者的錯誤行為辯解,聲稱有關歷史科的題目屬開放式,試卷引述的資料也只輔助學生立論。近日又表示不論學生答「利多於弊」或「弊多於利」,從評卷參考可見提供了充足的答題線索,給予考生討論、選擇立場的空間。必須指出的是,教育的真正意義,是要培養學生正確的價值觀,而不是停留技術上的分析。倘若試題不取消,便會成為學生往後數年研讀的材料,對學生的價值觀帶來極壞影響。

 

今次出現歷史科試題風波,不禁令人質疑考評局人員在準備試卷的過程中,有否嚴謹跟從機制進行。筆者期望教育局及考評局盡快檢視擬題及審題機制,了解當中是否存在漏洞,從而確保試卷的質素。局方務必盡快就事件問責,撥亂反正,切實避免同類事件再次發生,挽回社會大眾對文憑試的信心。

 

再者,今次事件亦反映下一代對國家民族觀念薄弱,對日本侵華此等涉及民族傷痛和災難的問題,持隔岸觀火的心態。故此,維護下一代正確的民族歷史觀,是未來一項重要的工作。過去相關學科只注重知識的灌輸,而不太重視價值教育。當局有必要亡羊補牢,加強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同時探討目前應試教育的弊端,讓香港教育重回正軌。

 

2020年7月22日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