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疫情下對學前教育的關注 (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本文題目是疫情下對學前教育的關注,其實不僅僅講疫情問題,同時指在這個疫情停課下,我們借此多些關注平常相對較少關注的學前教育。近日與幼稚園同工就着防疫和停課復課問題接觸多了,同時又一同約見教育局表達意見,對幼稚園乃至學前教育也增加了認識,頗為學前教育同工的努力付出而感動,而他們面臨相對比中小學更辛苦的處境,更是值得教育界和社會給予更多的關注和資源投入。

眾所周知,今日任何一個成熟社會都會有至少九年的義務教育,也就是由政府提供的強逼性教育。但令人遺憾的是,這九年義務教育(至少在香港)卻並不包括學前教育,只包括中小學教育。在過去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學前教育甚至不被視為是必須的教育,頂多提供一些照顧類的服務。因此,直到今天香港的學前教育階段內,仍然有幼兒園和幼稚園的區分。前者就是主要提供三歲之前幼兒的託兒照顧服務,也就是俗稱「湊仔/女」。更重要的是,這一階段的照顧服務並不是屬於教育局管轄,而是歸社會福利署負責。籠統地說,這是歷史原因造成的制度慣性:以前學前教育不被視為必須的教育,因此教育署並沒有相關政策,但託兒服務的需求總是存在的,那麼就由不屬於教育部門的社會福利署來負責,包括監管和後來的資助政策。

學前教育和託兒服務的相互分離,雖然在道理上好像說得過去,畢竟學與教和照顧服務並不相同,但在實際運作上卻是不可二分的,尤其是今天從監管部門到資助政策的完全分開,其實不利於整個學前階段的服務統整。首先,幼兒園和幼稚園不止在資助政策上完全分屬不同的部門,甚至連今次防疫津貼也是分開的。幼兒園或者幼兒中心,與由幼稚園開辦的零至三歲幼兒班(俗稱N班),防疫津貼來自社會福利署;幼稚園和有開辦幼兒班的幼稚園部分的防疫津貼,則來自教育局。當學前教育業界希望政府能延長對幼兒班的防疫資助時,教育局卻無能為力,因為主管部門是社會福利署。

另外,實際上有不少幼稚園辦學團體是同時開辦幼稚園和幼兒班的,甚至是同一幢校舍範圍內,師資也相當程度是重疊的。但奈何分屬兩個不同的主管部門監管,不僅資助政策不盡相同,而且連對師資資歷的要求和職業發展階梯也是不同的。監管部門和政策的二分,既不利於學校靈活調動師資,也不利於建立一個從託兒到教育的學前教育統整服務。

目前在疫情之下,業界都忙於應付防疫津貼能否延長(事實上不行﹗)、防疫物資儲備和各級的復課安排,暫時無暇顧及其他。但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認真考慮,是否需要長遠打算,把這種「二分法」加以統整,讓學前教育階段能夠學習與照顧並重,幼師專業發展空間和學校管理更加靈活。

 

2020年6月17日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