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復考與復課的兩難抉擇(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本周五文憑試應該可以順利復考。無論是復考,還是復課,都是一個艱難的抉擇:如果遲遲不復,那麼本年度考試和上課都面臨不得不取消的局面;如果倉卒復課復考,那麼疫情傳染的風險始終存在。一如許多公共政策一樣,沒有完美無缺的方案,總是不得不在兩難之間取捨。

 

先說復考,平心而論,這次教育局和考評局在復考問題上,算是處理得不錯的了。雖然未能以二十八日沒有新確診個案為復考的前提,但在復考的預案公布上,以及考場防疫物品及措施準備上,算是做得比較充分,盡量降低不確定性和考場傳染的可能性。畢竟無人能保證開考之後的疫情會如何變化,但對於考生來說,還是相對安心不少。另外,放榜日期也不是比平常延後很多,對於拿了外地大學條件性錄取的考生來說,還是能夠趕得上把文憑試成績報給相關大學的。甚至說得誇張一些,這次復考的整體安排和各類配套措施,可以說是一個公共行政個案的典範也不為過!

 

再說復課,表面上看,復課的緊逼性似乎沒有復考那麼大,但畢竟涉及整整一個學期的學習進度,對於小學來說,還有一次的呈分試安排未予公布,這個涉及下一學年度升中派位。而中學則有中三TSA考試,以及每所學校自己的升班考試。另外,即使教育界已經有心理準備要在暑假補課的了,但到底是完全取消暑假,提早新學年開學,還是只是適當地壓縮暑假,進行一定量的補課,但還是保留一定的暑假日子?

 

目前來說,更多只是校本處理,並無教育局的統一指引。但是,校際之間在這方面如果差異太大,始終不是一種健康的現象,也會引起家長等不同的社會人士的疑慮。另外,有報道指出,局方似乎考慮在五月份中學先復課,特別是打算只上課半天。這就值得留意以下兩點了:

 

一,上課半天的防疫效果,不一定比不上課一天更佳,尤其初中和更低年級的同學,因為剩下半天放學之後,同學們去哪裏呢?回家,低年級同學可能家中缺乏成年人照顧,如果在大街上閒逛,那肯定不符合防疫的要求。

 

二,如果上課一整天,又反過來面臨午餐的問題。在中小學其實普遍都是留校午餐的,少量學校能夠自己提供煮食,絕大多數學校是訂購供應商的飯盒。不錯,當前經濟環境下,供應商應該樂於繼續供應學校飯盒的。但是,在防疫的限聚令之下,學校不太可能讓同學保持一點五米以上間距來午餐。當中還涉及一些衞生問題,也是不易處理。

 

換言之,這又是一個兩難之間的抉擇!另外,既然局方在復課的每日上課時間上,能夠作出統一的指引,也懇請在暑假問題上,一樣作出統一的指引,不宜有些事統一,有些事則「校本」。

 

2020年4月22日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