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復課無期 早作籌謀(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上周,特首和教育局長相繼提到:原定的四月二十日復課,「機會很微」。雖然後面還補充了一句,再視乎疫情發展,到三月底再作確實的決定,但同時也宣布了新高中文憑考試要順延四周才復考。至此,是時候要未雨綢繆,仔細研究四月底不能復課時,這個學年的教學到底該怎麼辦。甚至從最壞角度打算,這個學年到暑假都無法復課了,怎麼辦?

這不是上少幾日課那麼簡單,也不是單憑停課期間的網上教學,便能如正常上課那樣追回學習進度。這裏至少涉及兩個必須專業考慮的問題:

第一,不同年度課程銜接的問題。二〇一九至二〇學年多災多難,上學期已經因為社會事件不得不停課,下學期更是因為疫情,而實行有史以來最長時間的停課,事實上下學期幾乎沒有在學校課室上過課。有意見認為,不必過於催逼學習進度,基礎教育可以放緩一下。

 

無論是中學課程,還是小學課程,從低年級到高年級,是一個從淺到深,不同年級的課程內容安排,背後有其教育學、課程學上的理由,環環相扣,年年遞進,並非隨意編定。

既然幾乎半年都沒有在學校正規上課,九月踏入新學年之時,到底該怎麼安排教學進度呢?比方說今年是中四級,一半的中四課程都因停課而落下了,那麼九月新學年開學,到底應該重新追回這個學年沒來得及教的中四課程,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教中五課程?後者顯然不合理,愈是高年級(高小與高中),愈是不合理,因為高年級不僅課程較深,而且有應試壓力。前者也有問題,變成名為中五級,實則中四級,追課程到底怎麼追法?說到底就是如何補回這個學年失去的時間,但又不能過於影響升班之後的教學。其他諸如升留班考試、補課和暑假是否延期之類,其實只是這個課程銜接問題的附帶問題。

順帶一說,雖然停課期間,不少學校老師對網上教學投入巨大的工作熱情和資源,但不宜過高估計學生的學習成效,畢竟缺乏真實課堂的質感和環境氣氛。同時,網上學習對同學們的學習動機、自覺性和毅力有着不低的要求,這就涉及以下第二個問題。

第二重拾學生學習動機的問題。學生是人,不是機器,不是說學校想灌輸多少知識,他們便自動吸收。是人,就有情緒,既有發憤,也會倦怠。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停課,俗語說的「心散」,在同學之間恐怕不在少數。平日早起上學,依照時間表上課的作息習慣,完全鬆懈下來。總會有復課的一日,復課之後,同學們如何收拾心情,重整旗鼓,重新投入要追回課程到校園學習生活中去,同樣需要我們未雨綢繆,做好學習情緒的相應輔導工作。

2020年3月25日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