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教育重整的當務之急(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自去年6月以來,香港幾乎每逢週末就會爆發黑衣蒙面暴徒打砸搶燒的嚴重違法行動,而且截至1月16日被警方拘捕的人數已超過7000人。更令人憂心的是,這些被拘疑犯中,大中學生比例高達四成。全香港470多所中學之中,據報超過200所是至少有一名學生被拘捕過。另外,有數十名教師涉嫌參與違法行動而面臨檢控或者紀律處分。這麼多老師同時面臨刑事檢控和紀律處分,可以說在香港教育史上從未曾有過。

 

上述問題凸顯香港教育的確存在嚴重缺失,須下大力氣予以整改。而且,這還沒算上風聞已久的教材問題,校園欺淩員警子弟問題等有違教育專業操守、職業倫理的眾多個案。自2000年啟動教育改革以來,香港從學制到課程,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雖然這一波教育改革使香港教育更加貼近世界教育的趨勢潮流,但也帶來了非常嚴重且一直被忽視的潛在問題——價值觀教育的嚴重不足甚至價值觀錯位。

 

痛定思痛,未來香港從特區政府教育部門到辦學團體,再到家長和一切關心教育及青少年人健康成長的社會人士,都應攜起手來對症下藥,儘快讓香港教育重新回到正確的軌道。

 

所謂急則先治其標,當前香港社會的關注點聚焦於教育部門如何處理涉嫌違法而被刑事檢控,以及面臨紀律處分的教師和教學助理。刑事檢控和紀律處分是兩種不同的程式,但有一定相關性。前者決定是否涉嫌犯罪。後者包括兩種情況﹕一是與前者相關,如果法庭最終判決罪名成立,那麼該名教師除了要承受法律的刑罰之外,教育部門也會依據其所犯罪名的嚴重性,對其作出是否需要吊銷教師註冊資格的紀律處分。二是並不涉及犯罪,但被家長或者不同人士投訴涉嫌有違教師專業操守的言行,教育部門因此展開紀律調查程式和聆訊。最後如果調查投訴屬實,就可能展開紀律處分,包括最嚴重的吊銷教師註冊資格。

 

筆者之所以解釋檢控和紀律處分程式的細節,是想指出整改教育面臨一個不容忽視的矛盾:緩不濟急——重整教育的緊迫性與程式公義的漫長性。

 

誰都不會否認香港價值觀教育出了問題,它釀成這麼多師生捲入違法或者違反操守的事件當中。但處理這些個案又不得不尊重法治社會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程式公正,包括司法調查和審判程式,紀律聆訊程式,辯護與上訴等等。以香港過往處理同類事件的經驗來看,這些程式可能曠日持久。

 

另外,這些被告和被投訴人到底是否應暫停教師職務也是一大爭議。理論上,在正式定罪之前所有被告都被假定無罪,從而可以繼續擔任教職,直到上訴程式完結和最終審判結果出臺為止。然而,正如被檢控的醫生必須暫停醫生職責一樣,社會上有不容忽視的聲音認為,為了保障學生的安全和利益,這些老師必須停職。

 

香港教育重整之難,並不在於投放更多資源去進行國民教育、法治教育等價值觀教育的活動和課程安排,這些都是老生常談但搔不著癢處。上述緩不濟急的矛盾,足以轉移社會視線而糾纏個案的細枝末節,足以讓社會淡忘了教育重整之急,最好一切照舊、分毫未見其變。

 

因此,筆者認為,當務之急是檢控和司法部門應該加快司法程式,教育部門應該加快紀律程式。同時社會應該密切跟進這些個案的處理,多予監督,拒絕淡忘。當這些個案都迅速得以有效處理之時,才能真正體現教育重整應有之義。特區教育部門應該借此機會,旗幟鮮明地宣揚國民教育,嚴格落實法治教育,為教師的職業操守重新注入體現一國兩制精神所應有的內涵與條文,為青少年學生的價值教育、品格教育提供專業的師資保障!

 

2020年1月23日(環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