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從電影看不同的歷史角度(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歷史題材的電影電視作品可謂多如牛毛,筆者從來既不主張通過看影視作品來學習歷史,也不會對影視劇的歷史細節作過分較真。畢竟影視劇的社會功能主要就是娛樂,不能苛求它必須承載歷史教育的功能,正如也無人會對金庸武俠小說中的歷史人物、事件計較其真實性。不過最近在飛機上看了齣外國人拍攝的歷史題材電影,與中國歷史有一點關係,頗為有趣,值得分享。這是哈薩克斯坦的電影,名叫「鐵血一千勇士」,2012年出品的電影。戰爭場面的確不錯,原來不是只有荷里活和中國內地才能拍出這樣宏大的戰爭場面。

 

身穿盔甲與歷史不符

 

電影講的是十八世紀準噶爾蒙古人大舉入侵哈薩克草原,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對清朝歷史稍有了解的人都會知道,準噶爾蒙古是從康熙、雍正一直到乾隆時代,都與清朝爭戰不已,最後被乾隆密令兆惠大將軍(《書劍恩仇錄》有提及這個情節)將其種族滅絕!《清高宗實錄.乾隆二十四年》記載了乾隆皇帝一句話:「此次進兵非同一般,各將厄魯特徹底剿滅,永絕根株。」厄魯特就是準噶爾,這句話被視為清朝乾隆對準噶爾採取種族滅絕的證據。但準噶爾人不僅與東邊的清朝打,同時與西邊屬於突厥裔的哈薩克也打得你死我活!電影講的是後者。不過,該電影把準噶爾人描寫成穿着中世紀似的渾身盔甲,雖然相當威武,卻似乎與歷史不符,這可值得作一番批判性思考:

 

第一,準噶爾人哪有那麼高的冶鐵和打造盔甲水平!歷史上的外族能有高品質冶鐵造甲水平的,只有滅亡北宋的金國女真人,他們改良了西夏黨項人的技術,打造出赫赫有名的冷鍛甲!沒聽說過準部竟然有這種技術水平。

 

第二,準噶爾人除了騎兵厲害之外,同時裝備了大量從沙俄得來的火繩槍,這是他們對付哈薩克人和清朝軍隊的利器!清兵的火銃、鳥槍與之相比,起碼差了一個世代,但清兵的紅衣火炮就具有壓倒性優勢。可憐的哈薩克人啥都沒有。

 

第三,根據參戰清軍將領回憶,由意大利傳教士郎世寧主筆繪製,由法國工匠製造的紀錄清軍戰勝準部的銅版畫顯示,清兵與準部士兵都不穿盔甲,都已經跨入到出現熱兵器的時代了,盔甲擋不住子彈火炮,反而是一種負擔。這齣哈薩克電影之所以把準部士兵變成中世紀鐵甲武士形象,很可能受俄羅斯畫家影響,俄國人誤以為清朝與準噶爾人之間的戰爭是中世紀式的,但實際上是冷兵器與熱兵器混合的戰爭形態,除了少量清軍將領和突擊騎兵穿上八旗兵特有的綿甲之外,敵我雙方基本不穿任何盔甲。在康熙年間進行的烏蘭布通戰役中,準部人大量裝備火槍,以對付清軍。其中一種戰術就是把大量的駱駝一字排開,披上牛皮,把駝峰當作火槍射擊的掩體城垛。清朝指揮官發現這種情況後,清楚知道如果由騎兵發起衝鋒,會被隱藏在駝峰後的火槍射殺,而且駱駝身披的牛皮又能有效擋住遠程射出的清軍箭,因此,清軍指揮官改為使用紅衣大炮猛烈轟擊這個駝峰火槍陣,為戰役決勝打開重要的一環,整個戰役基本就沒有鎧甲什麼事。

 

不過,這齣哈薩克斯坦的電影的確提供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視覺,讓人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認識一下在中國歷史上困擾了中國明朝清朝六百年的瓦剌、準噶爾的厲害之處。

 

2018年12月14日 (大公報 B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