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私立大學 造福青年 放眼灣區 培育人才(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博士

 

恒生管理學院於今年獲行會批准升格為香港恒生大學,成為繼樹仁大學後香港第二所私立大學,亦是首所循2015年發表的《成為私立大學的路線圖》,升格成為私立大學的自資專上院校。這個教育界喜訊吸引了一些媒體深入報導,筆者亦先後參與兩個電視台的相關節目,卻感受到公眾因私立大學增加而引起了一些疑慮。故借此剖析與香港私立大學發展相關的一些觀點,供有興趣朋友參考和指正。

 

香港私立大學是否太多?首先公眾要明白,不管香港的自資專上院校是否升格成為私立大學,這些院校早已存在香港專上教育界和收了一大批學生。所謂多一所私立大學,並不是額外地增加一所大學搶學生,而是這些正修讀專上院校課程的學士學生,畢業時會有一張私立大學的證書。環顧全球,在樹仁大學升格之前,香港是唯一一個由公營大學提供所有學士課程的地方。參照英國精英大學的傳統,香港適齡青年入讀大學比例一直偏低;據教育局的2017年畢業生出路調查,香港於2017年只有32%中六生能入讀學士學位課程。

 

香港大學學額相對地較少,原因之一是政府在新世紀以發展副學位課程去推動專上教育的發展;據2016年人口統計資料,香港15歲以上人口曾就讀專上教育課程比例由2006年的23%上升至2016年的32.7%。但不能不說的是,香港大部份受專上教育年青人只是修畢副學位課程的,而不是修讀國際常見的學士學程。以去年為例,香港有50%的中六畢業生是修讀副學士或高級文憑課程的,遠比入讀學士課程的三成為多。與此同時,香港於2016年18至24歲的年青人就學比率只有51.8%,明顯比2013年的南韓(98.5%)、美國(95.3%)、台灣(83.9%)、英國(61.2%)、日本(59.9%)和法國(57.1%)等地為低。面對不少地方適齡年青人就學比率較高,及知識型經濟和發展新科技、新經濟的大環境,香港要進一步提高入讀專上教育,尤其是修讀學士課程的機會,以使香港青年有足夠的國際競爭力。

 

按學者何瑞珠分析PISA的數據,期望升讀大學的中學生於2009及2012年分別有47.2%和51.4%,2015年香港更有55.2%中學生期望升讀大學;可見,香港學士學位的供應與中學生期望有一定的距離。參考東亞地區的日、韓、台等地,均有90%以上中學生入讀大學,香港大學生學額實應進一步提升,私立大學和專上院校學士學額相信仍存在一定的發展空間。再者,在私立大學及自資院校之中,有些學科的收生情況並不比公營大學為低,如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及社會工作課程於2017年的收生成績中位數為18分,比起大學入學最低要求的12分的高出6分;至於恒管去年的收生平均成績為17分,也比學士最低標準高出5分。今年各大專上院校公布的入學收生分數,主要開辦醫療學科的東華學院囊括收生分數最高的三個課程,平均分均逾20分。而公開大學的電影設計及攝影數碼藝術、創意寫作與電影藝術課程,收生中位數都是20分;明愛專上學院的護理學和恒生大學的精算及保險課程收生平均分亦分別達18.4分及18.2分,比起大學入學最低要求的12分的高出6分有多。可見這些院校有些學士課程具質素,並能吸引高質的中六生報讀。

 

一個公眾不能忽略的情況是,2018年各公私營大學和專上院校提供了22980個學士學額,但仍比29200個副學士學額為低。按教育局立法會文件,2017/18學年入讀副學位的學生為1.83萬人,當中香港理工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和香港專上學院的副學位取錄人數最多為5795人,並較預計學額4200個多38%。為什麼在學生人口下降情況下仍有副學士課程收生上升?原因是政府提供予資助大學的高年級學生核準取錄人數上升,由2012/13學年不足2500個增至2018/19學年的5000個;其中又以理工大學所得學額和升幅最多,由2012/13學年的805個加至2018/19學年1750個,升117%。這些公營大學高年級銜接學額增加,吸引了不少中六生願意報讀相關院校的副學位課程。然而,當年每年有近二萬副學士畢業生,故此香港有需要提供5000個銜接課程;當前,在面對副學士畢業生減少的情況下,這些銜接學位可否將半數學額改為兼讀制?以照顧畢業較久的副學生青年。而且這些學額也不應只提供給資料院校,這使私立大學及自資院校在生源減少下面對更大的壓力;筆者建議政府應將部份公帑銜接學額分配給私立大學及自資院校的學士課程。

 

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大環境下,廣東社科院《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報告》在教育方面提出四大重點,包括建立系統化、分層次的人才引進機制,以及與大灣區建設相適應的人才培養、科研攻關體系。有學者亦指出粵港澳大灣區要打造國際科創中心,每年需要13.6萬名優秀工程師,數據顯示灣區內每年只能提供約8,400名優秀工程師,人才嚴重不足。面對這個情況,香港私立大學及自資院校是否也可與資助大學一道,培育更多灣區內需要的各類人才?在具體學科建設方面,有建議區內大學要圍繞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製造、綠色低碳、生物醫藥、數字經濟、新材料、海洋經濟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為目標的,推動跨學科跨領域的交叉研究。這些發展需香港公營大學調撥資源去作新的發展;在這情況下,相關大學應否考慮聚焦大學的使命,減輕培育銜接學士及副學士學生的負擔,改由私立大學和自資院校在這方面作更多的承擔。

 

與此同時,正如教育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劉錦指出應以改革開放發展需求為導向,促進更多平台落地,為港澳青少年到廣東學習提供更多支持。因此,除了關注高端和新興學科人才的發展外,香港高等教育界也應利用香港專業教育的長處,與內地合作培訓多些金融、旅遊、航運、醫護、會計、保險、創藝、環保、工程、服貿等技術專才,以促進大灣區內各市的發展。在開辦新科和跨境合作培育人才方面,香港的私立大學和專上院校比公營資助大學更有靈活性,只要得到灣區內相關行業和企業的信任和支持,這些私立大學和自資院校一定可以更好地推動灣區人才的培育,從而促進粵港澳大灣區的融合及為區內青年提供更大的專業發展空間。

 

2018年11月24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