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優化小學編制和薪酬架構 正視幼稚園資源不足問題(黃錦良)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黃錦良

 

早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宣布落實多項教育新舉措,值得予以肯定。不過,當中尚有一些措施,有待當局進一步落實跟進。 對業界來說,最大的喜訊莫過於落實教師全面學位化,並推行「一校一行政主任」。落實教師全面學位化,是推動教師專業發展的必要條件。等待多年,今日終見成果,也是對同工的資歷予以肯定。為免影響學校的行政安排,政府必須爭取在二○一九/二○學年同步優化小學中層管理架構,並理順小學校長/副校長的薪酬。

 

小學中層職位不足

 

按現行安排,小學每三班才有一個主任職位,中層職位的比例僅佔全校教師兩成多;而中學則每十二名教師,有五個晉升職位,比例多達四成。小學中層職位不足,既未能滿足學校的行政需要,亦使教師缺乏晉升機會,影響士氣。日後,當局應參考中學的做法,改以全校教師人數計算中層職位的數目,並逐步增加小學學位教師職級(PSM)的比例,與中學看齊;長遠則增至全校教師的一半。此外,小學副校長的職級安排亦需要關注。現時小學的副校長人手,並不配合教育發展的需要。當局必須全面作出檢視,調整小學副校長職位數目,以應付日益複雜的學校行政管理工作。

 

至於小學校長/副校長的薪酬架構,亦有待優化。小學校長薪點為總薪級表第三十五至四十一點,其中一級和二級小學校長的薪酬架構重疊,而且起薪點分別為第三十八和第三十五點,僅與中學高級學位教師起薪點(第三十四點)相若,並不合理。此外,目前以班級數目決定校長職級,亦值得商榷。首先,當局以二十四班為分水嶺,劃分一級校長及二級校長的職級,門檻太高。再者,現時開辦十二班以下的小學,校長職位僅為高級小學學位教師(SPSM),有欠公平。筆者建議當局盡快理順上述的問題,讓同工獲得公平合理的認可。

 

幼稚園方面,今年《施政報告》着墨甚少,使幼教界甚為不滿。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已推行一年,不少幼稚園仍面對資源不足的問題,營運壓力很大。隨着幼稚園營運成本不斷上升,特別是校舍租金的問題尚待解決,或將有更多幼稚園須申請收取學費,令免費幼稚園教育形同虛設。筆者期望當局調高每名幼稚園學童的單位資助額,應付幼稚園的基本營運需要;並向當年未符合申請過渡期津貼的幼稚園給予資助,以減低對業界的衝擊。因應免費幼教落實後,增加大量文書工作,當局應按學生人數發放一筆過撥款,支援學校行政管理。

 

幼稚園教育着墨甚少

 

要提供優質的幼稚園教育,關鍵在於師資團隊。可惜,目前幼稚園尚未設立病假制度,幼師如申請病假、分娩假和侍產假,聘請代課教師的成本皆由學校自行承擔,令不少幼師患病也不敢請假。在這情況下,不少幼師考慮轉行,長遠將影響幼教的發展。政府應向幼稚園提供代課津貼,讓幼師可向學校申請病假、分娩假和侍產假,以改善帶病上課的情況。此外,《施政報告》依舊未有承諾重設幼師薪級表,只是探討其可行性,令人失望。我們希望政府盡快設立幼師薪級表,並以實報實銷方式,全面資助幼師薪酬,挽留及吸引幼教人才。

 

至於融合教育,政府採納了我們的意見,承諾提升SENCo職級,並增撥更多資源予學校推行融合教育。鑑於六歲前是治療黃金期,寄望當局加強支援幼稚園,讓有需要的幼稚園聘請具特教經驗老師。只有及早辨識及介入,才是治本之道。此外,現時照顧嚴重特殊需要學生的特殊學校,長期面對資源及人手不足的困境,需要政府更多支援。現時中度及嚴重智障學校的每班人數仍欠理想,應當予以優化,以減輕教師壓力,並增加個別學生的關顧。回歸二十年來,香港教育經歷多番變革,始終未能找到出路。喜見今屆政府開始重視教育,願意投放更多資源,並着手解決積存多年的教育問題。筆者寄望政府繼續改善上述問題,並為香港教育作出長遠規劃,開創新局面。

 

2018年11月13日 (星島日報 F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