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心得分享 > 觀課的初心(鄧飛)

  觀課的初心(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觀課,是學校管理尤其是教學管理中的重要一環。校長和負責教學管理的行政主管老師透過對老師進行觀課,從而了解教師的教學技巧、同學的學習情況,繼而掌握每一個班級、每一個學科和每一課的學與教效能。

  

觀課文化在香港教育界不可謂不流行,早在八十年代剛剛落實九年義務教育之後,以教育部門(當時主要是教育署)主導的觀課已經盛行,簡單講就是不同學科的督學官來學校觀課,以了解學校不同學科的教學情況。當時由官方進行觀課的主要理由,是因為九年義務教育意味着由政府資助小學至初中的基礎教育,自然要對納稅人負責,官方督學的觀課其實就是代表納稅人和整體社會來了解學校執行義務教育的實際情況,到底有沒有依照官方制定的課程綱要進行教學,有沒有依照官方訂立的教學指引(例如功課量的多寡、不同教具的運用等)進行有效的教學,諸如此類。

  

一言敝之,當時的官方主導觀課,主要是從公共政策和公共財政問責的角度出發,以確保納稅人承擔的政府教育資助能用得其所。

  

之後經過一波接一波的教改,箇中得失暫且不說,至少有兩個新的特徵應運而生:一是校本文化,落實到觀課方面,就是所謂的同儕觀課;二是課堂教學手段的多樣化,諸如活動教學、以學生為本、翻轉課堂等等不少令人炫目的新名詞陸續登場,彼此在細節和重點上固然有不同,但至少有一點是共通的,就是打破最最傳統的「粉筆講書chalk and talk」教學模式,借助各種新的科技手段,設計各種不同的師生、生生互動模式,來活躍課堂氣氛,提升學生學習興趣和主動性,以達至提高教學效能。於是乎,觀課文化從觀者身份及目的(從官方主導到校內互評,乃至校際交流),到所觀者課堂教學工具及教學行為(新科技和互動教學設計),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變化當然比單一的督學觀課和一成不變的「粉筆講書」要好得多,無論是教師的教學創意,還是學生的學習主動性,都被激發起來。但是,誠如老子所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過多的變化,過多地追求變化,過分地沉溺於各種變化,會讓人迷失。借用一句近年時髦流行的用語,過多的變化,小心會失去了初心──

  

上課教學的初心是什麼?就是讓學生學習到知識、技能和涵養正面價值觀。

通過觀摩評估教學效能

  

觀課的初心是什麼?就是通過觀摩上課學與教的實況,評估教師的教學,是否真的能有效、乃至高效地促進學生學到知識、技能和價值。

  

因此,觀課之時,首先判斷所觀老師的教案到底有沒有清楚界定教學目標。簡單而言就是到底有沒有明確的意識:透過這堂課,任教老師到底期望學生掌握哪些知識、技能和價值。

  

首先必須有明確的意識,如果連自覺意識也沒有的話,這堂課很大機會會變成流水帳式講書,老師講完了就收工。講書不等於教書。其次,觀課者要根據這個界定清楚的教學目標,以及對所觀班級同學的學習基礎的預先了解,來判斷教學過程中老師所運用的教具、所設計的教學方法和形式,是否能最大程度滿足這些預設的教學目標。如果能,則是高效能的課堂;反之則不是。這類似數學科的線性規劃(linear programming),教學目標相當於規劃要達至的目標,當然要極大化;班級學生的學習基礎、學習性向,可用的教具等,相當於規劃的既定限制條件,然後運用各種教具、設計各種教學法類似進行運算,以求達至最大的目標效果。

  

下一期談談目前觀課方式所忽略了的一個重要環節。

 

2018年10月30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