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學校教育之價值衝突(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國慶期間,我參加教育局主辦的訪京團,其中一個專業交流活動,就是參訪北京八一學校。雖然參訪的時間非常緊迫,但該學校的沈軍校長一席分享,還是深感啟發,頗有參考價值的。

  

首先是學校背景,可以說是強中有憂。八一學校,顧名思義,就知道該校的歷史淵源與軍隊有關,建國之後也是以軍隊幹部子弟有重要生源。改革開放之後,生源當然多元化了,尤其學校位處赫赫有名的中關村,區內盡是科技大企業和科創新企業,學生家庭背景也多是來自這些科技企業界人士。如此背景和區位,肯定是強項。但是,沈校長話鋒一轉,卻實事求是地指出一個關鍵之處:就是該校如果與北京其他學區比較,學校名氣和生源是有優勢;但在區內,名氣更強的學校多的是,最優秀的生源往往是被這些名氣更大,品牌更響的學校吸引去了。

  

教育界講求校情分析

  

可別小看這一條,辦學校的同工往往羨慕名校的名氣和生源,甚至抱怨自己學校生源不如別的學校,隱然有巧婦難為無米炊之嘆。其實,實情是一如那句老話所說的,許多時候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沈校長一語道破不足為外人道之事,這是給我的第一個啟發。香港教育界講求校情分析,簡單講就是強項、弱項、機會和危機四大項目。借用《老子》的說法,就是禍福相依(姑且把弱項和危機等不如意之處籠統歸入「禍」)。作為一名學校管理者,既要看到禍中之福,也要看到福中之禍。平衡,是管理思維的第一要義。

  

接着,沈校長臚列出「十大矛盾」:在教育變革中要處理的十組價值衝突。例如:

  

一、師資專業培訓和跨學科合型人才需求之間的矛盾;

二、學生自主選擇和傳統教育供給之間的矛盾;

三、傳統學習方式與IT科技環境下學習方式變革之間的矛盾;

四、責任擔當意識與精緻利己主義之間的矛盾;

五、學生管理的適度懲戒與保護型教育的矛盾;

六、行政管理與辦學自主性之間的矛盾;

七、教育是追求學科本質的思維過程還是講求解題技巧和方法之間的矛盾;

八、在藝術、科技、體育方面,強調普及還是精英教育的矛盾;

九、教育的評價是單一標準還是面對未來人才培養的多元機制之間的矛盾;

十、傳統意義上的好學校和辦真正一流學校之間的矛盾。

  

這十組矛盾當然是以內地教育術語和慣常用語來撰寫,但對於香港同行來說也不是太難理解的。

  

其實,這十組矛盾用香港說法來歸納,就是標準化應試教育與全方位優質教育之間的取捨與平衡。前者要求從課程、到考評、到師資、到教學法、再到學生管理、日常管理,都是標準化的,一刀切式的,或者說最終都是服務於標準化應試目標的。公平且得到家長和社會的廣泛認同,但完全犧牲了彈性,最重要的是犧牲了學生的個性發展。後者則因應學生性格、知識基礎和能力、興趣愛好等個性化特徵,來教育培養學生,並不一定以標準化應試為目標。這似乎是教育本來應有之義,卻不見得被家長和社會所認受!作為學校管理者,就是要懂得如何從制度設計和工作規劃上平衡這兩者。

 

(未完待續)

 

2018年10月12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