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融合教育何去何從(四)(黃錦良)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黃錦良

 

回顧融合教育政策發展,一直在協助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就讀於普通學校,適應現行教育制度。教育局採用雙軌制推行特殊教育,有較嚴重或多重殘疾學生會入特殊學校,其他SEN學生入讀普通學校。

 

「個人化計劃」未普及

 

不少國家或地區如台灣、英國等,則採用全納教育,透過改革教育制度,裝備學校環境來消除障礙,以滿足SEN需要。如台灣規定須為公營中小學為每名特教生制訂「個人化的教育計劃」,定期檢視計劃內容,幫助融入課堂學習。至於香港,只有被評定為第三層支援學生可獲訂立個別學習計劃,但並非強制,不少學生得不到適切支援。

 

根據教育局《融合教育運作指南》,建議學校採用「全校參與」模式推行融合教育,列出多項共融校園的指標,包括所有學生均參與課堂學習、參與課外活動、積極投入學習,以及協作學習等。但正如前幾篇文章提及,在欠缺相關支援配套下,加上教育制度重視競爭,學校要達到上述目標談何容易?要為所有特教生均訂定個別學習計劃,牽涉人手、資源和時間,前線教師往往有心無力。

 

去年政府宣布分階段為全港中小學增設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無疑對學校推行融合教育有積極作用。不過,單單增設上述職位,能夠解決目前融合教育存在的問題?當新職位設立後,職級及培訓安排是否到位?審計署早前對融合教育的調查報告,正正揭示目前融合教育政策空談理念,卻無視前線推行的困難。

 

盡快啟動全面檢討

 

過去二十年,融合教育整體未能在學界成功推行,與教育局的政策失誤不無關係。現屆特首在參選政綱曾提到,必須加強對特教生的支援,檢討融合教育的成效。筆者希望當局能夠盡快啟動全面檢討,長遠制訂融合教育政策的發展路向,以及正視前線遇到的困難,從教師人手、撥款機制、軟硬件資源配置,以及教師專業發展等方面,全方位作出改善,務使政策能夠落實到位,達致真正的校園共融。

 

2018年7月19日 (都市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