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從TSA爭議看教育施政(蔡若蓮)

中學校長蔡若蓮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林鄭月娥當選,要兌現「擱置小三TSA」的選舉承諾,竟又被熱烈炒作,再成為焦點。筆者對政治家用草率的決定去討好群眾的行為極之反感,對企圖以行政指令作專業決定的做法更有保留。

 

持守原則 勿為輿情誤導

 

執政者應有清晰的施政理念及具體落實的藍圖,任由輿情左右決策,是不負責任的做法。教育局早前宣布,改良版小三TSA將於今年推行,全港有超過五百所學校進行「基本能力評估研究計畫」(BCA)。有團體隨即組成「各界反對復考小三TSA大聯盟」,發起一連串抗爭行動,揚言罷考TSA,誓要推倒TSA。有教育團體拿着一項所謂小學校長對參與TSA的意見調查,指出七十一所回覆學校中,二十一所願意參與,二十六所不願意參與,二十三所沒有意見或未決定,由此推算,全港有約二百所小學不願意參與TSA。如此草率的推斷,在各大傳媒鋪天蓋地報道,並由此指控教育局強逼學校應考TSA。

 

細心想想,調查只有七十一所學校參與,佔全港小學不足兩成,取樣足夠嗎?調查既沒有交代如何取樣,亦沒有交代學校分類,更沒有問卷的原始數據。以此推論全港學校不願參加小三TSA的情況,有誤導之嫌。類同的手法屢見不鮮,去年底的初中中史課程修訂諮詢時,上述團體亦宣稱以傳真和網上方式訪問了一百多名中史科老師,得出絕大部分教師指修訂對教學沒有幫助、中史課程發展有政治考慮等結果。問卷以有引導性提問,收集意見偏頗,以達致預設的結果,並以此作為推倒中史科課程修訂的理據,意圖明顯。有關團體一再玩弄數字,以政治鬥爭凌駕教育專業,令人失望。

 

尊重專業 提防教育問題政治化

 

新一屆政府必須明白,TSA的問題由於接連遇上多場選舉,被刻意炒作成為政治議題。擱置考試,不等於解決了爭議。眾所周知,小三TSA不再是純粹的教育問題,早已演變成一個具殺傷力的政治炸彈,用小學生作為籌碼,把學校捲入政治漩渦,脅逼政府,明顯是一種政治角力。在輿論壓力下,學校已成磨心,活在夾縫中,寸步難行。在關注團體大力「關心」下,學校必須認同TSA構成操練壓力,必須拒絕參加,否則,就是不義。把TSA妖魔化,把沒有操練問題且願意參加的學校逼進牆角,以另一種方式,脅逼學校屈從。這是出於教育專業的考慮嗎?有為孩子的福祉着想嗎?在這種政治化的干擾下,不少教育問題被刻意扭曲,上綱上綫,專業聲音已被排擠。學校疲於應付,教師也受到衝擊,未能專心工作,令人扼腕痛惜。任由這樣的鬥爭文化肆虐,無論誰做特首也難讓教育回歸正軌,如此下去,香港教育還有出路嗎?

 

重視教育 從關心孩子出發

 

無論真心還是假意,今屆特首選舉,教育都被列入施政重點。面對TSA爭議,幾位候選人都很想「息事寧人」,答應取消或擱置TSA,以了結爭議。不少人會問:不考如何?其實不考,政府並沒有任何損失。無論TSA抑或BCA,原意都是為了讓不同持份者,準確掌握學生在各個學習階段的學習表現。倘若學校能善用數據,藉以剖析學生在相關學科學習上的強弱項,並對症下藥跟進,既能改善教學,亦有助高小課程與教學的規劃。TSA只是幫助老師診斷孩子學習情況的工具。

 

TSA推行被扭曲,再加上別有用心者的加工,一個平常的評估,頓成了一切學習壓力的源頭,一切教育制度問題的化身,群情洶湧。於是教育局在二○一五年底成立專責檢討委員會,推動試行計畫,讓五十所小學進行改良版的小三TSA,結果反應正面,不少參與學校表示試行版能消除評估風險及操練誘因,且有助回饋學與教。教育局遂決定將試行計畫擴大至全港小學,以便更全面檢視,再作調整。如果結果理想,可以讓TSA還原成為輔助教學的工具,長遠亦可以繼續優化,這是客觀事實。反之,如果發現TSA無可救藥,由專業決定取消,並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平心而論,在TSA的問題上,教育局的努力與誠意值得肯定,也確實有所改進。只是面對立場先行,無視教育專業努力的議員,無奈。你死我活的鬥爭模式,真能代表教育界嗎?

 

筆者盼望新一屆政府能全面檢視教育政策與制度,從頂層設計開始,做好教育,別只求小修小補,得過且過。考與不考TSA是教育專業問題,應專業、客觀、冷靜討論。要消除學童壓力,要解決根深柢固的操練文化,必須全面檢討教育制度,社會文化與家長教育也不容忽視。將問題簡單化、極端化、情緒化,煽動罷考,除了為某些團體積累政治鬥爭本錢,實在想不到對孩子有甚麼實質的幫助。當權者如能尊重專業,從關心孩子的成長出發,便不難看清TSA鬥爭的底蘊。息事寧人,專業妥協無助教育發展。筆者盼望新特首能堅持原則,守護下一代。別讓別有用心者,以莘莘學子為籌碼,進行政治脅逼。大家都厭倦吵鬧紛擾,也不想為沒完沒了的爭端浪費精力。請還教學空間!

 

2017年3月30日

(星島日報 F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