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一葉知秋——從南區教育困局說起(蔡若蓮)

中學校長蔡若蓮

 

剛出席南區學校校長座談會,跟滿有教學熱忱的中、小、幼、特殊教育同行交流,探討區內共同面對的問題。大家關注的有港鐵通車、人口老化、屋邨重建等外在環境的變化帶來的挑戰,還有如何保存區內的教育實力,讓家長與同學多元的選擇等。逾一小時的座談,大家認真研究、坦誠分享、協力齊心、對教育的熱誠令人感動。可惜的是:同行有心,現實無情。面對困境,無能為力,從南區面對的苦況,可以窺見香港教育問題的全貌。

 

人口老化 衝擊教育

 

首先,由於派位機制與人口規劃欠缺溝通,學校要承擔適齡人口波幅帶來一浪又一浪的衝擊。會上大家提出了面對嚴峻的收生問題,縮班危機逼在眉睫。近年適齡中學生人口下跌,南區成為重災區之一。區內半數官津中學開班數目減少,隨之而來的是教學資源、教師團隊穩定的衝擊。數年後,小學亦將面對人口下降的問題。過去一段時間,跨境學生人數急增,小一學額供應緊張,但南區似乎未有受惠。以今明兩年為例,全港小一適齡學童人口增加六千二百人,南區卻僅僅增加一百人。而且,從二○一七/一八學年起,小一學生人數將由二千三百人逐步下降至二○二○/二一學年的一千五百人,情況令人憂慮。

 

市場主導 生存臨挑戰

 

再者,市場主導教育資源分配,官津學校成弱勢。南區生源不足,主要是由於區內人口老化,但政府無通盤考慮在區內安設大量直資與國際學校,對教育生態有相當影響。根據政府最新統計,南區人口的年齡中位數為四十四歲,僅次於東區及黃大仙區的四十五歲,加上位處港島邊陲,多年來受到交通不便問題困擾,無法吸引他區學生跨區就讀,學校收生倍添困難。加上區內直資及國際學校林立,當中不少深受家長歡迎的名牌學校,令官津學校收生壓力日增月益。隨着近年區內國際學校陸續落成,勢必帶來「音樂椅」效應,進一步衝擊區內的教育生態。

 

與此同時,新綫路啟用後,官津學校面對不止是區內直資及國際學校,更有來自中西區及灣仔區的傳統名校的競爭,港鐵通車或令區內的生源進一步流失。細看南區的社經布局,是一個基層、中產及富豪共存的地區,住戶收入差異甚大,由每月一萬多元至近二十萬元不等。由於區內存在不同社經地位的學生,對教育的需求也不盡相同,更需要多元的辦學模式。倘若凡事由市場主導,勢必導致官津學校難以生存,變相剝奪基層學生選校的機會。

 

過時規條 不利創新發展

 

第三,學校收生不足,背後牽涉原因複雜,不能一概而論。不少收生弱勢的學校,辦學十分用心,即使資源匱乏,也能辦出特色,對教育和社會有長期的承擔與獨特的貢獻,值得肯定。然而,太少信任,太多的監管與問責,走樣的教學語言政策、整齊劃一的課程要求,以及資源運用的限制,都令官津學校失去創新的空間。

 

今天南區面對的困境,只是香港教育問題冰山一角,收生困局背後,有着更多對人才培育、教育規劃的迷思。現行的學位分配機制是否需要檢討?如何因應區情制訂靈活彈性的學位分配辦法?甚麼時候會為過時的政策和規例來個全面檢視,真正為學校拆牆鬆綁呢?教育資源分配的緩急優次如何做到合理合情?

 

當局思慮不周 學校受累

 

人口規劃失誤,面對適齡學童人口看似是永遠無法預計的變動,除了把學校的生存逼進死角,亦威脅教師團隊的穩定。放眼全局,政府每一個決定、每一項政策,均對教育生態帶來舉足輕重的影響。眼前所見,香港教育面對的最大問題——欠缺長遠規劃,承擔不足。由於欠缺明確的教育理念,各項教育政策,沒有方向及策略。對於前綫的困境,更是後知後覺,束手無策,只管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學校不但要獨自面對收生壓力,甚至需要承受當局決策考慮不周的惡果。

 

保存實力 方有優質教育

 

事實上,讓每名孩子接受優質免費的基礎教育,是政府的承諾。怎樣的教育才算優質?怎樣的環境最有利孩子的發展?受歡迎等於優質嗎?名牌最有利孩子發展嗎?辦學模式多元化,正是香港教育的最大特色,亦是香港基礎賴以成功之處。每名學生都不一樣,我們期望有不同辦學理念的學校,照顧不同學習者的需要。是時候改變功利短視的思維,保留優質免費教育的實力,發展多元辦學特色,讓孩子有真正的選擇。官津學校作為免費教育重要的支柱,政府應增加資源,積極扶持,從大局、從長遠教育實力考慮。任由學校自生自滅,對師生都絕不公道。

 

適逢政府換屆,教育範疇重新受到重視,三位特首候選人均提出增加教育資源與宏大的教育願景。未來五年,新一屆政府要帶領業界走出陰霾,必須從人出發,創造條件,穩定團隊,用心發展教育專業,讓師生有專心安心聚焦教學的環境。

 

2017年3月15日

(星島日報 F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