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勿作想當然、兼聽則明之 ──內地中學歷史科如何表述國軍在抗戰中的貢獻

鄧飛

引言

八月十五日是日本投降紀念日,九月二日則是侵華日軍向中國政府遞交投降書的紀念日。今年雖然不是五、十等抗戰勝利紀念年,但適逢暑假期間,香港社會掀起兩股熱潮,「保釣運動」取得登島插旗的勝利,以及「國民教育」引發的社會爭議,兩者均涉及如何看待中國的歷史和當代。不少反對人士認為國民教育會帶來洗腦,而中國內地的課程,尤其是歷史科課程,更被不加鑒別地一律當成洗腦──片面歌頌中共。與其想當然,不如訴諸實證,以抗戰史為例,看看內地中學課程是否片面歌頌中共,而絕口不提國軍──

 

課程指引

下面是《2011年義務教育國家課程標準之歷史科課程標準》中關於抗戰史的教學規定(摘錄)﹕

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  【內容標準】
  (1)簡述九一八事變的史實,知道九一八事變後中國開始了局部抗戰。
  (2)瞭解西安事變的概況,認識西安事變和平解決的歷史作用。
  (3)簡述七七事變的史實,知道中國全民族抗戰從此開始。
  (4)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等罪行為例,認識日本軍國主義兇惡殘暴的侵略本質。
  (5)講述中國軍隊血戰台兒莊和百團大戰等史實,體會中國軍民在抗日戰爭中英勇頑強、不怕犧牲的精神。
 
課本摘錄

下面摘錄課本教材的描述,由上海教育學院組織編寫的歷史課本,主編沈起煒,常務副主編林丙義,該書由上海新華書店發行,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書號:ISBN 7-5320-5131-5/G.5100),關於抗戰部分的是八年級(初二)第二學期課本:

 
關於「七七」盧溝橋事變

「7月17日,蔣介石發表廬山談話說:『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但同時他又表示:『在和平根本絕望之前一秒鐘,我們還是希望和平的;希望由和平的外交方法,求得‘盧溝橋事變’的解決。』」


對於第一位殉國的國軍將領佟麟閣將軍的犧牲:
「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佟麟閣在軍部所在地南苑召開軍事會議,慷慨陳詞:『中日戰爭是不可避免的。日寇進犯,我軍首當其衝,戰死者光榮,偷生者恥辱;榮辱系於一人者輕,而系於國家民族者重。國家多難,軍人應當馬革裹屍,以死報國。』7月27日,軍長宋哲元令軍部遷入北平。佟麟閣不願獨自離開,決心與官兵一同死守南苑。28日,在南苑大紅門指揮部隊與日軍苦戰,壯烈犧牲。」
 
關於「淞滬抗戰」和四行倉庫八百勇士

「在淞滬抗戰中,廣大愛國官兵前仆後繼,湧現出許多英勇事蹟。營長姚子青率全營官兵死守寶山縣城數晝夜,最後全部壯烈犧牲。旅長蔡丙炎率領5000將士血戰羅店,帶頭衝鋒,不幸被日軍槍彈擊中,為國捐軀。團附謝晉元率450多人,孤軍堅守四行倉庫4晝夜,掩護主力部隊順利轉移。第二天,敵軍來犯,謝晉元指揮官兵以手榴彈、步槍和機槍痛擊日寇,殲敵80多名。28日,敵軍發動大規模進攻,守軍一戰士將手榴彈捆在腰間,從六樓窗口縱身跳入敵群,轟隆一聲,與敵數十人同歸於盡。四行孤軍苦戰4晝夜,打退敵軍一次又一次進攻,到10月31日夜間,完成戰鬥任務,奉命撤出四行倉庫。他們可歌可泣的事蹟,在全國人民中間廣為傳頌。」  


關於南京保衛戰

「在南京保衛戰中,扼守淳化鎮的第五十一師與敵軍血戰三日,陣地屢失屢得。其中第五營官兵幾乎全部壯烈犧牲。據守東北郊楊坊上陣地的某部三營官兵,與敵軍反復混戰,除營長重傷獲救,其餘均以身殉國。防守雨花臺、中華門的第八十八師與日軍在大街小巷進行激烈的白刃格鬥。」 

  

關於台兒莊戰役

「在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指揮下,中國軍隊將敵軍一路阻止在臨析,使另一路敵軍孤軍深入。日軍猛攻台兒莊,莊內守軍憑藉斷牆慘壁英勇抵抗,拖住日軍。4月初,中國軍隊發動全線反攻,日軍傷亡慘重,向北潰逃。台兒莊戰役殲敵1.2萬人,是抗戰初期正面戰場取得的一次重大勝利。1938年3月下旬,日軍第十師團磯谷廉介部的賴谷啟支隊向台兒莊發起進攻,中國第二集團軍孫連仲部迎頭痛擊。日軍猛攻3天,才衝入莊內。守軍利用宅院牆基同敵人展開巷戰,反復拉鋸。全莊大部分被日軍攻佔,中國守軍傷亡慘重,但堅守南關一帶,至死不退。」

  
關於武漢會戰

「1938年下夏,侵華日軍調集35萬兵力,兵分五路合擊武漢。國民政府調集百萬大軍,憑藉大別山、鄱陽湖和長江兩岸的有利地形頑強抵抗,重創來犯的日軍。10月下旬,武漢淪陷。武漢會戰歷時4個月,經過大小數百次戰鬥,打死打傷日軍3萬多人。它是抗戰初期規模最大的一次戰役。」 


 
關於棗宜會戰和殉國的最高級將領張自忠將軍

「1940年5月,日本大舉進攻湖北的棗陽、宜昌地區。中國第五戰區調集主力部隊對敵軍實施反包圍,經過激戰,日軍向南撤退。第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率部隊截擊敵軍,不幸中彈,以身殉國。1940年5月8日,日軍進攻棗陽,直逼襄樊,形勢十分危急。張自忠親率司令部直屬營和兩個團連夜渡過襄河,向棗陽進發。他們邊走邊打,15日在南瓜店以少擊多,將正在向南撤退的日軍截為兩段。第二天,日軍為了擺脫被動局面,集中1萬多兵力,從三面猛攻南瓜店,中國軍隊頑強抵抗。到9時左右,彈藥快用完了,張自忠下了一道緊急命令:『現在正是軍人殺敵報國的時間,子彈打完了,要用刺刀殺,刺刀斷了,要用拳頭打,用牙齒咬。』敵人逼近了,張自忠舉槍向敵人沖去,被敵人的機槍擊中腹部。他臥在地上繼續督戰,身中7彈,終於為國家民族流盡了最後的一滴血。」

   

關於長沙會戰

「1941年9月,日軍12萬人進攻長沙,國民政府集中40個師的兵力組織會戰。中國軍隊憑藉有利地形進行阻擊,以主力包圍日軍,並切斷其交通線。日軍被迫突圍北撤,中國軍隊追擊獲勝。」

   
關於遠征軍入緬作戰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國民政府正式對日宣戰。中、美、英三國決定成立中國戰區,由蔣介石任統帥,美軍中將史迪威任參謀長。中國派遠征軍10萬人開赴緬甸,與英、美盟軍並肩作戰,重創日軍。遠征軍師長戴安瀾為國捐軀。1942年3月,戴安瀾率第200師作為遠征軍先頭部隊入緬作戰。在同古戰役中,他率全師官兵與數倍於己的敵軍血戰12天,殲敵5000多人,並掩護了部分英軍的撤退。5月16日,第200師在朗科地區遭敵重兵伏擊,突圍時戴安瀾胸、腹部為流彈所傷。後因傷勢過重,不治身亡。」 

 
簡評

這就是現在的大陸教科書,完全沒有抹殺當年在前線浴血奮戰的國軍將士。

一直有人聲稱,內地歷史科是洗腦教育,沒有記載國軍抗戰,但事實勝於雄辯!至少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的歷史教科書上,對國軍將士當年的英勇抗戰不但沒有抹殺,而且決非一筆帶過,而是按照時間順序,對主要會戰都有描述並充分肯定。

更照顧到初中程度和提高學習趣味性,不少描述都是生動鮮明、有血有肉、有名有姓的。書中不僅提到了國民黨高級將領如蔣光鼐、蔡廷鍇、張治中、佟麟閣、李宗仁、孫連仲、張自忠、戴安瀾,還提到了中級和中下級軍官姚子青、蔡丙炎、謝晉元。

這就是建基於歷史事實的愛國情意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