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醫治暴力(許龍杰 精神科醫生)

精神科醫生  許龍杰

 

旺角暴亂之後,暴力又成為社會熱話。

 

處理病人的暴力行為,本就是我們精神科醫生的日常工作,關鍵是要懂得分緩急輕重。身處暴力現場,制止暴力是首要任務,而必要的武力更是無可避免──畢竟當對方一刀斬來,口水是不能擋刀的。控制情緒不穩的病人,記住只能用「對等最低武力」,否則假如過份刺激病人,分分鐘救不了火還火上加油,那就手尾長。

 

不要以為面對暴力就只能硬來。親眼見過一些經驗豐富的精神科社康護士,只用堅定、權威但誠懇的態度,就能令極狂躁的病人冷靜下來,令人歎為觀止。

 

有時,策略性的退卻,未必就代表縱容暴力。一般而言,暴力行為是由下丘腦刺激荷爾蒙和交感神經,令身體作出急性反應而作出的,但人體的儲備能量有限,很快燒完,病人也會累倒,到時也就自動平靜下來。

 

不要以為病人被制服就一了百了。風暴過後,醫護人員就要啟動治療程序,了解當時人的精神狀態如何?是否沒有服藥?有沒有其他隱藏徵狀?社工也會介入,看看其他社會因素(如經濟、工作、家庭等),會否是暴力行為的長遠誘發因素,這才治標又治本。

 

(教聯報第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