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自殺者的思路(許龍杰 精神科醫生)

精神科醫生 許龍杰

 

最近,自殺又成為熱門話題。每一宗自殺個案,背後都有一個獨特的故事,不同的壓力。更堅強的人,壓力也有爆煲的時候,當壓力太大,人的情緒會在剎那之間到達臨界點:情緒繃緊、思想停滯,整個腦袋都被解決不了的問題佔據著──就像一座大廈,頃刻之間倒下壓在自己身上,整個人動彈不得。

 

假如在這個時候有人告訴你,有一個「畢其功於一役」的辦法,可以將所有問題,一次過立即解決,你會如何?這時候,思想的魔鬼出現了!自殺者開始幻想自己縱身一躍而下,將所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頃刻之間拋到九霄雲外,「誰會向死了的人追究責任?就算有,死後一了百了,甚麼壓力和責任,也感覺不到啦!」這是很多自殺者的常見想法。當這個思想惡魔一出現,不要說付諸行動,就是想一想,也好像放鬆了不少。

 

自殺雖然會為家人帶來很大的傷痛,但當患者的思想入了死胡同,便很難走出那份偏執,正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失足成千古恨。在醫院的急症室,自殺未遂的患者,十之八九都會向精神科醫生訴說,後悔自己一時衝動,慶幸可以重生得救。只可惜,不是每一個自殺者都有說這句話的機會。

 

但人的行為,有所謂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e),即是曾經試過的做法,成為了慣例,令人不易離開,到下次再遇壓力,便會很容易重覆自己。正是「預防勝於治療」,今日的學生,在學校學到所有的知識,連政改方案、全球暖化、反恐戰爭,都能如數家珍,但為何連最基本的減壓抗逆技巧,卻沒人教、學不懂?是時候反思我們的教育系統了。

 

(教聯報第82期)